温咩咩

庆幸能在有生之年遇到你
最了不起的叶修
生贺进度 2/n(◍•ᴗ•◍)

【fate乱弹】远坂凛身边的男人·们(Part.3 Archer篇)

暗红领域:

1.Archer


啊,说到弓凛了。


作为把我引诱下FATE坑的(前)本命CP,该怎么分析好呢。


唔,一句话概括吧。


弓凛之间的感情是完全不平等状态的。


以上。完。


 


 


 


 


好了不要打。要打也不要打脸。


当年把我迷得死去活来的弓凛CP,为此码了好多字去描述我心中的那一对儿。如今看来——当然并不是后悔也不是想要去否定,只是,怎么说,更为清楚地察觉了当时的我未曾意识到的弓凛关系的结构特征。


所以说,从一开始萌上弓凛两人,到逐渐逐渐转向凛中心无节操CP党,并不是没有原因的。视角逐渐固定在凛身上,也是有理由的。


因为在我的印象里——不管是萌上弓凛之初时的胡言乱语、还是如今头脑算得上相对冷静的时刻——


凛对红茶的关注,都要远大于红茶对凛的关注。


红茶的眼睛里,并没有太多凛的所在。


 


 


以上这个推论我们先放一放,可以先讨论一下弓凛之间的这种【关注】到底算是怎样的情感。


弓凛之间最初的感情绝对是共同战斗的伙伴情谊。这个层面上两人的相性不错(参见FATE线和HF线)。弓凛性格层面的很多共通点在这个方面体现得非常明显:实际,灵活,不过分拘泥于手段,审时度势恰如其分。


但是弓凛更为核心的部分是南辕北辙的。红茶,除去那个扭曲的杀掉自己的怨念之外,他是不知俗世的【自我欲望】为何物的人,这点来自于士郎,并且丝毫没有改变。而凛则是一个极度自我中心的人物,这点来自于她的魔术师灵魂,像【世界?那不已经是我的东西了吗?】这样耀眼又个性的发言充分体现了这一点。当着两种核心在情势的逼迫下发生碰撞时,就只能产生UBW那种模式:相爱相杀。


红茶是个理想主义者。他的理想正如他的固有结界,即使有力到可以创造一个自我的存在,也依然不停承受着世界的修正。而凛是五大元素属性,她一切的力量都来自于这个世界的慷慨给予,她不对抗世界,她遵从它,利用它,然后改变它。


这样的两人,在彼此接触到对方核心部分的时候,会发生什么样的情况呢?


凛触碰到了红茶的思维,她知晓了,拼了命地想要去否定了,而这正是她了解红茶的一个证据,或者说她至少试图去了解,试着想要改变。而红茶从一开始就并未试图了解过凛,改变过凛,他对凛的世界观态度是:你有你的缺陷,也有你的光辉,所以你只要保持那样就好。而我……我也只能像我这样。


他的信任他的背叛他的赞扬和讥讽,全部都表现了他把自己和凛划在了永不相交的两岸。


一直以来红茶的目光只有真正地放在士郎身上过。只有士郎的理想让红茶崩溃过动摇过。而凛,不管怎样绚烂夺目地生活于此,落在红茶眼里都只是一株值得赏赞的鲜花,却从来没有放在与自己灵魂平起平坐的地方。


 


 


凛对红茶的的感情很复杂,尤其是UBW里。因其复杂,我认为才是更接近爱情的一种状态。


FATE线和HF线里弓凛的好感度就这么顺理成章地刷上去似乎并不需要做太多解释和剖析,而UBW里凛对红茶更接近狭义CP的定义。


对凛来说,红茶是毫无未来、不值得考虑太多的暂时盟友,更别说此人与自己有本质不同。但即使理智如此认为了,她还是几次三番地为之动怒,为之痛彻心扉,用尽一切呐喊想要否定掉,想要告诉他【不是的】。


在红茶收到了致命伤的那一瞬间,凛脱口而出的【我的Archer】是许多弓凛党津津乐道的一个场景。


虽然单看起来确实很暧昧,但结合前后段落,我觉得这句话并非是在表达一种占有欲,相反是更悲伤的一种感情。


就在这段剧情之前,弓凛的最后一次会面是在黎明的艾因兹贝伦城堡,凛对着红茶怒吼了,她肯定着士郎的理想,而否定了红茶。


——是的,理应是这样的。她已经彻底地、完全从理智层面判定这个人已经无药可救了。


但即使如此,她无法眼见他受伤,不论是肉体还是心灵,对方的伤口都会让她失去理智,只想暴怒地去伤害那些给予他伤害的人,不管对方是完全有着压倒性战力的吉尔伽美什,还是红茶自己。


朋友说UBW分明是一条弓凛关系最远的线。我说是的,然而在这样思维最远的时刻,更能看出情感的浓烈程度。


能测量出爱情的往往并非能否喜悦对方的喜悦,而是看是否能伤痛对方的伤痛。


从这点上来说,UBW里凛对红茶的感情,很接近爱情。


 


 


然而我并不是想要否定弓凛这一CP的存在。有很多时候,对待一个CP的态度是不是理智所能决定的,而是下意识的渴望和憧憬。
弓凛的人气如此之高,固然有红茶和凛本身都是高人气热门角色的缘故,但能够成为「不能烧的异性恋」(B站某弹幕语),我觉得是因为弓凛是一种能够给予人非常共通的憧憬的情感渴望。
——如果这样的两个人能在一起,是多么美丽啊——
他们并不依赖着彼此,凛不需要拯救,红茶也不可能被谁拯救;凛会坚定地按照自己的道路走下去,红茶也继续毫不动摇(无可救药)地做他的守护者。
谁都不会为对方产生实际的改变,可是改变却真真实实地发生了。
这是弓凛最吸引人的地方。
我不打算为任何一个人改变。可是我遇到了你,我在意了你。我还是我,但我已经不会只看到「我自己」。
这是更容易被崇尚自我和自由的我们所能接受的情感模式。
另外,忠心骑士+强气大小姐的模式也可传统了不是么(笑


站在女性的角度,不管理智里怎样分析红茶其实对于凛的感情并不足够对等,但是不管是fate线的拼死断后,ubw的为凛开路,还是hf的「万分怜爱」,都是会戳中死穴的一种东西。
有时候不需要计较你对我有多少感情。
只要你有一分真实的情感就足够。
很遗憾,动了情的女性就是这么傻的一种人(笑
红茶本身的魅力是撑得起读者的憧憬的。若不是如此他也不会独霸型月男性角色人气第一名快十年。
凛对他的感情很容易引起女性读者的共鸣。
之前有过讨论,弓凛党以女性居多,而士凛男性居多。并非没有道理。不能说士凛党认为红茶配不上凛,而是男性往往将凛视为憧憬的对象,较难自我代入去体会凛作为一个普通少女的情感。所以弓凛关系中那种不平衡的元素会隐隐成为阻碍,而士凛更为平衡的关系会是更理想的模式。
嘛,自己非常憧憬的女性并没有在对方眼里得到足够的重视这一点是相当令人火大的啊。
如果不是五战、遇到士郎这个特殊环境下,红茶会更「常态」一些,对凛的关注更多一些,也更容易产生喜闻乐见的弓凛情节(瞄了一眼extra和ccc的世界


但不管怎么说,同样没有任何人能否定掉红茶对凛的情感。即使那并不能和凛对他的情感相提并论,即使他现在还无法从自我的悔恨和绝望中分出更多目光分给近在身旁的少女。
——他守在她身旁,扶着她的腰飞扬在夜空,带着微笑为她去死。


这就足够。
这就是弓凛的最高音。